双日

发挥硬件和软件的优势

20世纪90年代末开始,由于受到泡沫经济破灭后遗症以及亚洲金融危机的影响,商社的经营环境日趋恶化。而随着全球标准时代的来临,综合商社不得不一改之前对规模的追求,转而重视效率。各商社一方面开展资产压缩,另一方面推进与其他商社的的联合。尤其是日商岩井和日绵之间,在信息通讯、建材、合成树脂、化学品、石油与炭素、煤炭与矿石等领域进行了事业统合。平成15年(2003年),两家公司进行合并,成立了日绵·日商岩井Holdings。次年,双日株式会社成立。

平成16年(2004年)双日成立时,正值以金砖国家为代表的新兴国家飞速发展、资源价格开始急剧上升的时候。双日将眼光投向了资源以及新兴国家相关的产业方面,在石油与煤气方面,从英国、美国、巴西、卡塔尔、埃及获得了进口权利,又在印度尼西亚参与了LNG项目。双日在稀有金属领域具有一定的优势,致力于确保钒、钼、镍、钨等的稳定供应。由于中日两国关系的恶化,从中国进口稀土受限,双日转而与澳大利亚的Lynas公司建立了合作关系,达到了“开源”的目的。在煤炭领域,双日以澳大利亚、印度尼西亚为中心,确保资源权益,在平成22年(2010年),双日收购了澳大利亚煤矿公司Minerva的96%的股份,获得了事实上的控制权。

在资源领域,双日不仅注重能源、金属,同时也将森林、矿产、粮食等“广义的资源保障”作为重要课题,在日本国内开辟了首个金枪鱼养殖项目,在莫桑比克实施了造纸用木屑项目,参与了印度的肥料和工业盐项目。

双日也积极地投身于非资源领域,向航空服务业公司JALUX出资,在中国、越南、缅甸等国开展零售与批发业务,在越南和巴西分别推进了谷物专用海港和农业、谷物集散港等建设项目。双日还在日本国内参与了公寓、购物中心等相关产业,参与了开展数据服务的樱花网络的运营。

新兴国家富裕人群和中间人群的消费意识增强,双日借此东风在泰国、阿根廷、波多黎各、俄罗斯、乌克兰等国积极开展汽车相关产业,并承接了土库曼斯坦、安哥拉、俄罗斯等国的肥料工厂建设订单,在印度承接了日元贷款项目当中最大规模的铁路建设项目。双日还将眼光投向中东地区,通过承接IPP项目等促进了各国的基础设施建设。

随着人们环境意识的增强,双日开始参与到德国和意大利的太阳能IPP项目中,并于平成25年(2013年)开始加入到日本国内的大规模太阳能发电项目中。此外,双日还不断加强在生物乙醇以及绿色化学等绿色产业领域的经营活动。

昭和61年(1986年),越南开始实施“改革开放”政策,综合商社双日在河内开设了驻外办事处,并与越南保持了长年的友好关系。双日为越南经济发展所做出的贡献也受到了越南国内的好评,平成18年(2006年)作为首个日本企业获得了越南政府所颁发的友好勋章。

双日出资96%的澳大利亚Minerva煤矿
2010年出资的印度西北部硫酸钾肥料生产现场
2007年参与建设的越南JFV公司的谷物专用港